财新传媒


《伟大的博弈》(18)|不平静的新世纪(2000—2019年)(续)

2019年05月15日 10:38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 发表评论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新浪转发
正如华尔街在过去两三百年推动美国崛起并成就了自身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中国资本市场也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展并推动着中国经济的崛起……
作为实体经济和投资者之间的纽带和社会资源配置的平台,华尔街的重要性并不会减弱。正如华尔街在过去两三百年推动美国崛起并成就了自身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中国资本市场也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展并推动着中国经济的崛起。图/视觉中国
祁斌
祁斌,中投公司副总经理,原中国证监会国际部主任。清华大学物理学学士,罗切斯特大学生物物理学硕士,芝加哥大学商学院MBA和清华大学数量经济学博士。 1996—2000年就职于华尔街高盛集团等投资银行。2000年回国加入证监会,任战略规划委委员。2001年至2005年任基金监管部副主任。2006年任中国证监会研究中心主任。2012年,兼任北京证券期货研究院执行院长。2014年4月,任中国证监会创新业务监管部主任、研究中心主任,兼任北京证券期货研究院执行院长。 2014年7月,任中国证监会国际合作部主任。2016年8月,任中投公司副总经理。

  译者题注

  随着金融危机的可怕记忆慢慢淡去,华尔街在游说政府放松监管方面的努力似乎在特朗普当选之后开始得到回报。与此同时,在意识到数字化浪潮不可逆转之后,金融业已成为走在数字化前列的行业之一,随之带来了实体交易大厅的没落和从业人数的减少,这些正在彻底改变华尔街的形态。但是作为实体经济和投资者之间的纽带和社会资源配置的平台,华尔街的重要性并不会减弱。正如华尔街在过去两三百年推动美国崛起并成就了自身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中国资本市场也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展并推动着中国经济的崛起……

  译者导读

  ••没有什么比全球股票、商品和期货交易所的整合、电子交易的普及以及实体交易大厅交易量的锐减更能标志华尔街在数字化时代的狂飙突进了。许多实体交易大厅,譬如纽约商品交易所的交易大厅,甚至已不复存在。

  •2016年11月,让无数人大跌眼镜的特朗普当选,对华尔街产生了立竿见影的深远影响。事实上,在接下来的4个月里,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上涨了13%。近期,道琼斯指数已经突破了24000点。特朗普的胜利大大增加了企业税率大幅下降的机会,他组建的政府也被认为比奥巴马政府对商业更为友好。

  •随着人类加快进入数字时代,世界对于一个在物理上高度集中的金融中心的需求将会减弱,而且这个趋势无疑会延续下去。由于互联网和自动化的发展,美国金融行业的从业者的人数正在减少,金融业的整体薪酬已不像往日那么丰厚。

  •华尔街现在已经不仅仅是曼哈顿下城的一条短短的、弯弯曲曲的小街,今天的华尔街遍布世界,它无处不在。而且,即便华尔街再次发生危机,它也不会就此止步,至少从长远来看不会。

  要点

  1. 特朗普新政府被认为比奥巴马政府对商业更为友好。特朗普的内阁任命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其中很多都是职业生涯非常成功的商界人士。

  2. 过去20年来,美国经济中最重要的变化是页岩气的出现和水平开采的发展。毋庸置疑,这对华尔街已经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而特朗普的新政府很可能会强化这种影响。

  3. 虽然特朗普当政刚刚开始,但华尔街已经对新政府的政策和实施次序做出了积极的回应。这种情形看来会延续下去,至少从短期来看如此。

  4. 而计算机和互联网已经改变了这一切。现在大部分交易根本不需要任何人工操作,许多交易所已经关闭了它们的交易大厅,而通过互联网进行一切操作。

  5. 2006年有840万人从事金融工作,从银行职员到金融机构的首席执行官。从那时到现在,虽然美国全国人口增长了8%,但今天全美只有830万人在从事金融工作。失去的这些工作有近1/4是纽约的职位。

  6. 但是,华尔街现在已经不仅仅是曼哈顿下城的一条短短的、弯弯曲曲的小街,今天的华尔街的触角已伸向全世界,它无处不在。

  7. 尽管有数不清的海难,人类依然扬帆出海。同样的道理,尽管有无数次金融危机,人们依然会进入这个市场,辛勤地低买高卖,怀着对美好未来的憧憬,将手里的资金投入股市,去参与这场伟大的博弈。

  译者专栏

  1. 洲际交易所的快速崛起

  美国洲际交易所(Intercontinental Exchange,ICE)成立于2000年5月,总部位于美国佐治亚州亚特兰大。依托于网上电子交易,洲际交易所迅速崛起。2001年,其通过收购伦敦国际石油交易所(IPE)进入期货市场,2007年1月收购纽约期货交易所(NYBOT),8月收购温尼伯商品交易所(即现在的加拿大期货交易所),2009年收购清算公司(TCC)。2005年登陆纽交所,完成首次公开发售,是罗素1000和标普500的成分股之一,服务范围超过全世界50个国家。(译者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2. 华尔街的“新常态”

  美国股市自金融危机以来走出了长达9年的牛市,屡创历史新高。2016年11月特朗普胜选后,其迅速突破20000点并一度逼近27000点,但在2018年以来遭遇市场大跌,最终在当年年底收于23327点,以苹果等为代表的科技股也未能独善其身。各方对于美股后续走势的预期产生了较大分歧,并在2019年年初延续了跌宕起伏的市场行情。作为美国经济晴雨表并对世界经济格局有深刻影响的华尔街似乎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巨幅震荡的“新常态”。特朗普反建制和反传统思维的施政宗旨,及由此带来的政治不确定因素和国际贸易纷争对股市产生了巨大扰动,高位运行的美国股市面临着美联储加息预期的不确定性,同时大量机构采用量化交易强化了投资行为的一致性等现象或许能帮助我们理解华尔街的“新常态”。(译者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3. 中美贸易纷争的前身后世

  2018年3月以来,中美贸易争端经历多轮起伏。三轮磋商后,在2018年12月1日的G20峰会上,习近平主席与特朗普总统达成共识,同意进行为期90天的谈判,并在谈判期内暂停新增贸易措施。关税问题具有复杂的历史渊源。在1929年美国股灾后,胡佛政府为保护美国产业,对当时美国的主要贸易对手欧洲施加高关税,后者报复,将世界两大经济体同时带入了冰河期。美国进入了“大萧条”时代,陷入经济社会困境的德国选择希特勒来领导国家,带来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灾难。这一惨痛教训使得美国和国际社会认识到高关税的高昂成本,美国从此走上了逐步下调关税的百年历程。伴随这一过程的是美国产业竞争力的不断提高、美国消费者的福利大幅度增加和全球自由贸易体系初步建立。中美贸易纷争可以分为贸易争端、科技竞争和大国博弈三个层次,涉及短期和中长期等多重因素,其出现有一定的偶然性和必然性,也说明中美关系进入了合作与竞争共存的新阶段,具有长期性和高度的复杂性。我们应该积极引导中美关系进入良性竞争状态,强化经济互动,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交融格局,跨越修昔底德陷阱,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根据译者2018年7月《中美贸易战:动因、展望和策略》一文及公开资料整理)

  4. 人工智能与现代金融业的再造

  数十年前,程序化交易和电子交易平台开始取代一部分证券交易员的工作;近年来,移动支付和区块链等金融科技快速蚕食商业银行的地盘;今天,人工智能的兴起开始影响到金融业的几乎各个方面,理财顾问、信贷审核、保险精算、清算结算等。从金融机构到金融监管部门,对人工智能的态度已经从观望逐渐转为主动拥抱。报道称,高盛位于纽约的股票现金交易部门从600个交易员锐减到2人,纽约梅隆银行已投放了超过220名“机器人”处理业务,全球最大的资管公司贝莱德用量化投资策略代替约40名主动型基金部门员工,摩根大通新上线的合同解析软件可以在数秒内完成律师和贷款人员每年需要数十万小时的工作,Fintech(金融科技)成了一个常用词并正式成为一个产业……预计到2025年,全球金融机构将裁员10%,影响到近23万人。除了IT业本身,金融业是应用人工智能最多的行业,或许因为金融本质上也是关于数字的行业。无疑,华尔街将再次被新技术革新和改造。(译者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本文节选自《伟大的博弈》第三版

  财新私房课推荐:有声书《伟大的博弈》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张翔宇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